欢迎光临人民银行《金融安防》杂志合作的金融安防在线(金安网)----中国金融机构和安防企业唯一互动平台!
金安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金安动态 > 廉政建设 >   
内容正文
监管层:现金贷不会一刀切 管理办法最快下周发布
时间:2017-11-24 09:25 来源:新京报 作者:admin 点击:
监管层将现金贷纳入监管,一切不合规的要合规,没牌照的要有牌照,36%借贷利率红线不能逾越 11月23日,新京报记者从多位参会人士处获悉,23日上午央行、银监会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

监管层将现金贷纳入监管,一切不合规的要合规,没牌照的要有牌照,36%借贷利率红线不能逾越

11月23日,新京报记者从多位参会人士处获悉,23日上午央行、银监会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会议在京召开,数十个批准小贷公司开展网贷业务的省市金融办参会,汇报辖内网络小贷机构批设情况。

上述参会人士表示,监管层明确不会“一刀切”清理整顿现金贷平台,近期将出台监管措施,预计最快下周发布。“没有外界传言得那么严重,一切以稳健为主,不是彻底颠覆性的文件”。

多位与会人士称,监管层希望领导行业规范有序发展,防范脱实向虚。一切不合规的要合规,没牌照的要有牌照,现金贷纳入监管。

“开完会后长舒一口气,后期清理整顿压力没那么大了”,某批设网络小贷机构比较多的地方金融办参会人士透露,辖内网络小贷机构比较多,本以为需要做很多清理整顿工作,这次会议传达的精神显示,其后续要做的工作比预想的要少,更多是合规检查。

同时,该金融办人士透露,对于外界热议的36%“红线”是否调整,目前监管层要求这个红线不能逾越,网络小贷不能成为高利贷的重灾区。很多没有应用场景的贷款以及“变身”的高利贷等要禁止。

现金贷不会“一刀切” 平台松了一口气

据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会议与会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监管层明确不会“一刀切”清理整顿现金贷平台。

关于如何清理整顿现金贷公司,会不会一刀切,行业内一直颇多猜测。昨日监管层明确不会“一刀切”,让部分现金贷平台松了口气。

已为网络小贷牌照奔波许久的某现金贷平台总监向新京报记者坦言,“主要是在路上的企业稍微松了口气,但还是担心随时会有所调整”,不过他也表示,现金贷很多从业者都已提前做准备,“其实影响或许没有大家想象大,毕竟这个后果大家也准备了”。

另一位现金贷平台的创始人则表示,现在不会去在意外界关于“一刀切”的消息,“目前的消息不知道真假,去猜也没有意义。可能很快下周会有进展,该怎么办,我们会按部就班地处理。”

作为现金贷的服务方、原8家个人征信牌照之一的某征信公司副总裁告诉新京报记者,“现金贷整个的市场规模可能已经有500亿元左右的规模,如果是 一刀切 ,供贷情况严重,因为现在的供贷都是在 借新还旧 ,如果现在做刚性 一刀切 ,很有可能会出现大面积的风险。而金融的风险,应该是逐渐消化吸收的”。

现金贷不会“一刀切”,在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看来,未来的影响或许已上路。“监管会提高现金贷业者的准入门槛,使大量的现金贷平台无法赢利或生存,只有少量才能活下来。但我担心,现金贷如果被迫转型,它有可能会衍生出一种新的业务。现金贷为何从2017年以来如此火爆,原因很简单,就是监管对网贷的门槛提高,使网贷业者本身盈利变得很困难,大概有600到700家网贷平台从去年底开始转型做现金贷”。

汉能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贾裕泉称:“现金贷是一个有巨大需求,原来没有得到满足的市场,用政策封杀掉也不是一个好办法。如果让市场供给增加,让市场通过市场化竞争,将利率恢复到合理水平,应该是一条比较好的路线”,汉能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贾裕泉认为,对手续费、利率都应该给予相应的限制。

36%红线不能逾越 网络小贷不能成高利贷重灾区

除了是否对现金贷行业“一刀切”的关注之外,36%一道红线,把人们的目光引向监管的下一步,年化36%的借款利率上限是否会被调整?是往上调还是往下调?

某位接近监管的人士曾这样告知记者,“没有听说要往上调,而且短期内肯定是不会调的。年化借款利率36%是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这条红线既不是银监会能定的,也不是金融监管部门能定的。”

对此,某地方金融办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目前监管层要求36%这个红线不能逾越,网络小贷不能成为高利贷的重灾区。很多没有应用场景的贷款以及“变身”的高利贷等要禁止。

“36%的红线和原来预期相差较大,之前我们得到的政府和有关部门相关信息都说不会严卡(现金贷)36%红线”,前述现金贷平台总监坦言。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认为,“年化利率24%就相当于高利贷(界限),限定36%是合理的要求。因为最高法的司法解释没有说是哪种民间借款,36%的红线是包括所有的民间借款。”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肖飒也认同,“24%是上限”。

“互联网金融不能变成高利贷的一个避难所,目前有很多变相的形式,这是很可怕的,它确实会导致很多社会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过去统一划线,比如24%或36%就是高利贷的做法,目前看起来也可能不太科学。因为根据市场现实情况来说,有些借贷年化利率超过这个界限也被很多人接受,或许可再进一步灵活控制“红线”。

此前,香港大学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及冯氏基金讲席教授陈志武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包括手续费在内的总年化利率不得超过36%”,这种利率上限太低了,在利率上应该更多放开。在借贷行为中,一旦贷款被放出去,借款者掌握主动权,处于劣势的是放贷机构,而不是借款者。在监管规则制定的过程中,应该把握好“哪一方更主动、处于强势,哪一方处于被动、劣势的地位?”在陈志武看来,根据这个来决定规则制定的重点,才能使规则尽量保护劣势的一方。

记者23日获悉,支付宝要求其生活号上所有贷款合作平台都必须将借款利率调整在年化24%以内。对此,某位小贷行业人士认为,民间借贷年化利率36%与24%之间是灰色地带,蚂蚁金服作为一个大型企业,为了完全合规,要求其合作方执行24%的年化借款利率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毕竟他们不想为灰色地带做背书或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同样,现金贷毕竟是一个高利率的行业,应该按照最高法规定的利率上限来要求。

“利率确实有很多种说法,我自己的观点是,对于小额的放款来说,中间有一部分手续费是没法跟着金额的缩小同比例压缩的。比如征信的成本加起来需要50块,借5万块的时候是千分之一,500块的时候是百分之一。如果周期短、金额小的话,换成利率就非常高了。”汉能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贾裕泉认为,不能简单将手续费完全折算成利息,也可以考虑将手续费和利率分开进行限制。

不过,在新增批设网络小贷机构被叫停后,贾裕泉觉得,对一部分原来做消费分期的公司是相对利好的消息。他表示,36%的利率限制,是目前现金贷领域被关注的一个焦点。而以前现金贷受到资金的青睐,消费分期、供应链贷款受关注程度下降,资金端的支持也会受到影响。现金贷利率限制后,一些为满足不正常需求的消费贷款会受到约束,更多资金会流向有场景的消费金融公司、面向小微企业的供应链借贷。

现金贷纳入监管 以后要持牌合规经营

关于现金贷的持牌问题,多位与会人士称,监管层希望领导行业规范有序发展,防范脱实向虚。一切不合规的要合规,没牌照的要有牌照,现金贷纳入监管。

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浙江互联网金融联合会联合主席贲圣林表示,未来监管会更加强调、执行从事金融服务的持牌要求和监管全覆盖,中央与地方金融监管事权会更加清晰,地方金融监管的能力不足、手段缺乏是我们的短板,未来更多资源的配备和监管科技手段的运用有望缓解这方面的挑战。

持牌的要求会推动无牌企业更快地转型和规范,国务院关于互联网金融的规范整治进入实质阶段,叫停各地互联网小贷牌照的审批虽然有“一刀切”的短处,但有利于小贷行业的整合,推动行业的规范发展,加快网贷行业风清气正的生态环境的打造。

贲圣林认为,即便是持牌机构,如果背离了普惠金融、公平交易等初衷,跨越了审批的边界,如群体、产品、利率、规模等,一定程度上被叫停是应该的,这在全球也是正常的,即互联网金融的边界问题。“客户与产品的适当性原则,是金融监管的核心,也是负责任金融机构的底线。对客户的非理性需求与消费,机构有卖者负责的义务,包括产品信息的真实、全面、及时披露,提醒买者慎重选择的义务等。目前许多金融消费者自身金融知识缺乏、自律不够,自身理性消费、自我保护意识与能力欠缺。”

贲圣林表示,同时,即便网贷行业总体规范,但总规模过大等,监管从金融稳定的角度考虑要求自律或暂停增量也是可以理解的。

星合资本董事长郭宇航认为,终结现金贷乱象的唯一手段,就是让现金贷彻底暴露在阳光下,进行持牌经营。正如央行反复喊话的那样,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现金贷最大的问题就在于非持牌,因此难免鱼龙混杂。

蚂蚁金服:合作机构贷款年利率禁超24%

11月23日,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蚂蚁金服向部分消费金融类合作方发出邮件,要求其在支付宝生活号上推荐的贷款产品综合费率不得超过年利率24%。蚂蚁金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生活号平台将开展持续排查,下架任何不符合要求的生活号。

此次年利率不得超过24%的规定,主要针对支付宝生活号入驻商家。“近日,我们排查发现,有个别商家在其生活号上推荐的产品存在超过法定利率、不当催收等问题。为了更好保护消费者权益,我们做出了合作机构在支付宝生活号上展示推荐的贷款产品综合费率不超过年利率24%的规定。”蚂蚁金服方面表示,各消费金融类生活号自查,并于2017年11月30日前完成整改。

现金贷监管风暴来袭,由于和一些现金贷、消费金融类公司存在合作,蚂蚁金服对合作方的一举一动备受关注。

11月21日,有消息称,蚂蚁金服旗下芝麻信用停止与部分现金贷平台合作,蚂蚁金服方面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近日其在排查中发现个别商户存在超过法定保护利率以上的各类费用,不当催收,没有按照协议履约等问题,所以暂停了合作。“后续如发现类似问题,也会立即停止合作。”

11月22日在谈及芝麻信用对合作伙伴的准入规则时,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向新京报记者透露,从7月份开始,对芝麻信用平台商家做了全面的检查。“针对一些没有放贷资质,或者暴力催收的机构,我们给他们发函,给一定时间的准备期,会根据这些合规的要求暂停他们的服务。”

据其透露,芝麻信用方面有包括持牌、不能发生超高利率的服务、不能有暴力催收等原则,同时也不服务提供校园贷的平台。在牌照方面,主要是消费金融牌照、互联网小贷牌照。

下半年来15家公司申请牌照,仅3家获批

随着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贷公司被叫停,曾经对网络小贷牌照强烈追逐的一些上市公司,开始放弃原先的计划。据记者掌握的数据,从2017年6月1日至今,大约有15家上市公司拟发起设立小贷公司,截至目前仅有3家完成设立。

11月23日,智度股份发布公告称,近日,广州市越秀区金融局同意广州市智度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开业。资料显示,智度股份董事会在6月13日通过投资设立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的议案,9月21日收到金融局下发的同意设立小贷公司的通知。

智度股份表示,公司已经对互联网小额贷款相关业务进行了深入调研,充分关注到相关业务的市场风险,将严格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审慎开展相关业务。

另外两家获批小贷牌照的上市公司分别是融钰集团、伊利股份。其中,伊利股份6月13日披露设立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的公告,9月8日便获得金融办的开业批复,整个流程不足三个月。

一位业内人士看来,在现金贷可能要求持牌的氛围下,申请互联网小贷牌照算是一些公司的提前布局,以后可以做供应链金融或者消费金融、现金贷。

“特别是一些综合实力比较强的公司去申请网络小贷牌照,很容易拿到,但未必是马上用起来。”另一位业内人士接触过几家希望获得网络小贷牌照的公司,他表示,申请牌照的公司有的有现实业务需求,有的则无现实业务需求,只是觉得牌照将来有用。

受限于民营公司的背景,某现金贷公司的高管告诉记者,自己近期在接触一些上市公司,需要收购小贷牌照。有家上市公司接近取得小贷牌照,但互金整治办叫停的禁令突然出台,最终这个“曲线”申请的计划中止。

与此同时,禁令之下,一些上市公司已放弃对网络小贷牌照的追逐。11月22日晚间,步森股份、新国都发布公告,宣布终止设立网络小贷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金安网均在文章开头备注了原标题和来源。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谢谢。

        【扫一扫,关注我们了解更多资讯!】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所有 © 2013 金融安防在线 粤ICP备13015704号-20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违者必究!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广棠西路8号 客服邮箱:Service@jraf.net 流量统计: 技术支持:广州巨腾
    全国统一热线:400-686-9358
    金融安防在线| 金融安防之家|金融安防社区|金融安防传媒|金融安保|金融安防|金融安防论坛|金融安保传媒|金融安防网|中华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防平台|金融安全之家|金融安保在线|金融安防家园|金融安保网|安防在线|华夏金融安防在线|神州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全防火墙|金融安全传媒|金融安全在线|金融安保论坛|金融安全论坛|金融安防教培网|金融安防信息港 | 金融安全|金融安防科技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