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人民银行《金融安防》杂志合作的金融安防在线(金安网)----中国金融机构和安防企业唯一互动平台!
金安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金安动态 > 今日视点 >   
内容正文
银监保监风险监测组进驻成都农商行 事关股东安邦
时间:2018-03-15 11:10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admin 点击:
银监保监风险监测组进驻成都农商行 事关股东安邦

 2018年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公布。根据这一方案,中国将不再保留银监会、保监会,而组建“中国银行(4.17 +0.00%,诊股)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银保监。

  数位消息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就在这同一天里,以43岁的四川省银监局副局长李国荣为首,来自银监、保监以及平安银行(11.74 -1.51%,诊股)等部门和机构的人员组成的“风险监测组”,也正式进驻了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农商行),并将履行参与该行重大决策等工作职责。

  成都农商行是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集团)的最重要子公司之一。2018年2月23日,中国保监会宣布,因为安邦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涉嫌经济犯罪,被提起公诉,鉴于安邦集团存在违反保险法规定的经营行为,可能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为保持安邦集团照常经营,保护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144条规定,中国保监会决定对安邦集团实施接管。

  保监会发展改革部主任何肖锋,是“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接管工作组”的组长。上述人士介绍,在2018年3月13日,何肖锋也随同“风险监测组”,来到了位于四川成都的成都农商行总部。

  实际上,就经济观察报记者长期关注所知,自2017年以来,尤其在当年6月吴小晖案发之后,这家资产规模曾经一度高居全国农商行第一位的银行,就面临着行长辞职、拟任行长任职资格长期未获中国银监会批准、资产规模缩水、控股权何去何从等诸多难题。

  争议之中 安邦“蛇吞象”

  成都农商行,原为成都市农村信用社,2009年12月,改制并更为现名。

  起初,成都农商行注册资本58.98亿元。其中,股东里属于成都市国有资本系统的5家公司,共持股30.99%。成都市政府对该行相对控股。

  截至2010年年底,成都农商行资产总额约为1603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315亿元,各项贷款余额826亿元。

  在资产之外,成都农商行还拥有“成都地区数量最多、覆盖最广的营业网点”;同时,资产状况优良、存款稳定,“农户的存款,虽然单个数额不大,但总体而言,存款稳定、可靠,这在银行业里是很难得的。”

  一位该行的前管理层人士曾这样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

  然而,也就在2010年年底,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财险)等投资者,以1.6元/股的价格,入主成都农商行,直接占股35%,成为第一大股东。

  彼时的安邦财险,注册资本只有51亿元,总资产256.74亿元,全年营业收入73.83亿元,净利润5.08亿元。即使就是在当时的保险行业里,也是“不起眼的小角色”。由它来并购资产规模超过其5倍的成都农商行,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蛇吞象”游戏。

  这一交易在事前事后,即充满了争议。

  “我们不少人反对将控股权出让。为此,我还被跟踪、恐吓过,我的办公室也被强行撬开过。”一位该行的原高管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回忆。

  2011年11月,中国银监会批复同意了成都农商行的这一交易。同年11月11日,增资、验资工作,全面完成,公司章程亦修订完毕。至此,安邦对成都农商行的“蛇吞象”,尘埃落定。

  而就在上述工作完成的前一天,即2011年11月10日,成都市主要领导更迭,时任市委书记李春城正式离任。

  该市市委一位官员曾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回忆,接替李春城的成都市委主要领导,至少两次在会议上,对安邦收购农商行的这一交易,表示严重不满,并称这桩上千亿元的国有资产买卖,“(当初)都没有上市委常委会讨论”。

  亦有知情人士指控,安邦为了获得成都农商行的控股权,还与成都市几位官员,进行了“不名誉”的利益交换。

  自2012年至2015年,多位成都市的重要官员因涉嫌贪腐落马。这其中就包括时任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时任成都市常务副市长孙平,成都农商行原第一大股东、时任成都投资集团董事长吴忠耘等人。

  不过迄今为止,上述官员涉案的司法文书,一直没有对外公布。

  规模倍增 成为安邦的“资金池”、“安全垫”

  入主成都农商行之后,安邦并不满足于35%的控股比例,其透过控制的其他公司,不断买入成都农商行的股份。

  至2016年年底,除安邦财险之外,成都农商行的前十大股东中,还有持股4.88%的上海文俊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96%的浙江国恒实业有限公司,持股1.79%的北京涛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穿透层层股权架构之后,也实际上属于“安邦系”掌控的公司。

  因此,“安邦系”至少持有成都农商行43.63%的股份,远远超过其他股东。

  在管理层,董事陈萍、赵虹、李军、姚大锋、张晔、李剑飞、姜昧军,以及独立董事胡祖六等人,均来自安邦或由安邦推举,在15人董事会里,超过“半壁江山。”

  同时,包括董事长、副董事长、行长、常务副行长等诸多高管,均为安邦所包揽。“总行各重要二级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也基本来自安邦。甚至,不少保安也是安邦从北京调过来的。”一位该行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对于安邦而言,控股成都农商行的意义不仅仅是收获了一张银行牌照,更是“迅速做大了自身资产规模”,以及拥有了一个“资金池”、“安全垫”。

  有安邦集团内部人士曾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收购成都农商行之前,安邦财险的总资产只有大概300亿元,加上和谐健康、安邦人寿等其他“安邦系”的公司,也就在500亿元左右。但收购成都农商行,并将资产“合并报表”后,安邦集团的总资产一举突破了2000亿元。

  “这是质的飞跃。总资产的增加,不仅意味着安邦整体实力的增加,而且根据保监会的规定,安邦被允许花出更多的钱,去进行更多的投资扩张。”该人士解释。

  中国保监会在2010年出台并实施的《保险资金运用管理暂行办法》,对于保险资金的投资方向及额度,有非常明确且严格的限定,其中最重要的标准之一,就是“上季末总资产”。

  安邦集团亦将旗下各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存入成都农商行,“安邦在成都农商行的保险存款,规模超过了千亿元。一方面,这有助于成都农商行的规模迅速做大;另外一方面,“原本应被严格监管的保费收入,存入自家银行之后,一定意义上成了可以自行支配、决定去向的自由资金。因此,对于整个安邦集团来说,成都农商行是‘资金池’、“安全垫”。”一位安邦集团的内部管理层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

  自安邦入主之后,成都农商行也的确迅猛发展,甚至一度总资产在全国农商行中排名第一。

  至2016年年底,成都农商行资产总额超过6731.49亿元,是2010年时的4倍有余。资产规模,位居重庆、北京、上海之后,在全国农商行系统中排名第四。其存款余额,则为4163.90 亿元,贷款余额2007.23亿元,净利润 43.77亿元。

  变故丛生 何去何从

  进入2017年以来,成都农商行变故丛生。

  年初,时年53岁的董事、行长李军“挂冠而去”。

  “他不仅是离开了成都农商行,也离开了‘安邦’,据说是去海外游学了”,一位安邦集团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不过记者暂无法联系到李军,对此予以回应。

  李军离开之后,时年49岁的董事、常务副行长李剑飞,实际接管了他的职务。在成都农商行的2016年报里,是这样表述:

  “报告期内,本行李军行长授权李剑飞常务副行长在董事会对行长的授权范围内,全面管理和主持本行的各项经营管理工作。”

  但迄至2018年3月14日,中国银监会仍然没有核准李剑飞的行长任职资格。

  2017年4月,时任董事、党委副书记黄明,辞去成都农商行的职务。

  生于1972年的黄明,在进入成都农商行之前,曾任成都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也是时任成都市市长葛红林的身边工作人员。

  离任之后的黄明,担任了成都创投世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职务,还当选为上市公司常州天晟新材(6.28 +0.64%,诊股)料股份有限公司(300169.SZ)的独立董事。

  时任成都农商行副行长王万峰,也在此前后离任,2017年5月22日,四川蓝光发展(10.10 -0.39%,诊股)股份有限公司(600466.SH),聘任其为常务副总裁。

  2017年6月,吴小晖被带走调查。随后,包括保监、公安等部门在内,有两个工作组,进驻安邦集团,“一个工作组,占一层楼”。部分工作人员,也在随后不久,对成都农商行的账目进行了清点排查,“重点之一,就是查清安邦系的保险资金,在成都农商行的存款情况”。

  “整个安邦在成都农商行的存款,达到了1600亿元左右。”一位了解内情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这位人士也介绍,截至2017年年底,受安邦集团及吴小晖被调查等因素影响,成都农商行的总资产规模,有不小的缩水。

  同样在2017年下半年,成都市委组织部,向其并不控股的成都农商行,派出了两位新的高管:

  其一,生于1976年的成都市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处处长李瑾,接替黄明的职务,出任新的党委副书记。

  其二,生于1975年的成都银行(12.32 -2.61%,诊股)内江分行行长黄春,出任成都农商行的监事长,接任已年满60岁的原监事长谢江北。

  “李瑾、黄春,已经在2017年年底,就到成都农商行上班了。不过,大家更关心的是,成都农商行的控股权、管理权,是否会发生大的变化?这两年,尤其是2017年下半年以来,关于成都市希望重新控股成都农商的声音,就不时传来。”

  一位接近成都市政府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成都农商行的内部人士亦介绍,不仅仅是成都市,包括四川省国资、刘永好的新希望(7.56 -0.53%,诊股)集团,以及马云的阿里巴巴集团,都对接盘这家银行,表示出或多或少的兴趣。

  成都农商行将何去何从,值得市场关注。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金安网均在文章开头备注了原标题和来源。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谢谢。

【扫一扫,关注我们了解更多资讯!】

(责任编辑:gzjt2018@123)
    
    版权所有 © 2013 金融安防在线 粤ICP备13015704号-20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违者必究!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广棠西路8号 客服邮箱:Service@jraf.net 流量统计: 技术支持:广州巨腾
    全国统一热线:400-686-9358
    金融安防在线| 金融安防之家|金融安防社区|金融安防传媒|金融安保|金融安防|金融安防论坛|金融安保传媒|金融安防网|中华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防平台|金融安全之家|金融安保在线|金融安防家园|金融安保网|安防在线|华夏金融安防在线|神州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全防火墙|金融安全传媒|金融安全在线|金融安保论坛|金融安全论坛|金融安防教培网|金融安防信息港 | 金融安全|金融安防科技在线